澳门现金网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 新闻资讯Industry information

    江南春没有“春天”

    来源:澳门现金网 作者:澳门新进 时间:2019.11.16

      据分众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在广告点位比去年末增加7.7万台的情况下,业绩和净利润继续出现大幅度的下滑。

      据分众的财报显示,分众传媒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89.06亿元,同比下滑18.12%;净利润13.6亿元,同比下滑71.72%。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5.82亿元,同比下滑60.18%。

      按照分众的说法,财务数据跳水这么厉害是因为有很大一部分客户没有回款。众多的资金收不回来,也说明公司对企业的议价能力减弱,收入质量恶化,竞争力下滑。

      这个财报数据对于实力雄厚的分众来讲,显得不太好看。业绩连连下滑,也引发了投资者对分众未来的担忧,这种担忧直接显示在连连走低的股价上。

      现在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就是第四季度分众的业绩会不会有所好转,例如净利润会不会回升。

      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江南春亲自下场天天培训销售到深夜,公司全年业绩也很难在短期扭转颓势。

      过去的分众确实是一家好公司,比茅台还高的利润率,在众多投资者的眼中,简直就是一棵摇钱树。

      分众的生意其实很简单,概括就是三步:第一,租用写字楼的电梯间或者在电梯间的走廊上安装广告屏幕;第二步,根据客户的业务特性为客户量身设计广告以及媒体推广方案;第三步,按照客户租用的屏幕点位时长坐地收钱。

      一直以来,分众都是稳坐梯媒界的头号交椅,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分众占据了一二线城市写字楼的多数绝佳位置,也做到了高密度的覆盖,梯媒老大的地位无人挑战,无人撼动;其他梯媒只能绕道而行,要么在三四线城市布局,要么在分众尚未布局的一二线城市郊区见缝插针。

      分众十几年来筑起的护城河,最近被成都一家公司凿了一道裂缝。对于分众来说原来躺着就可以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新潮一开始就来者不善,直接叫板分众,下发“”宣布要与之来一场千亿级别的战斗。

      新潮首先宣布:凡是在分众投放广告额1亿元以上的客户,与新潮合伙人见面,便赠送刊例价为1000万元的广告资源。

      不仅如此,新潮内部大幅奖励销售人员,甚至疯狂到直接在分众的广告位旁贴字条,宣称自己的价格是分众的三分之一。

      打着行业老二的旗号,两年之内靠着地方政府产业资金、百度、京东融了近六十亿的资金,疯狂烧钱搅局。一方面大幅抬高电梯物业的租金,另一方面,压低了品牌企业的广告价格。压制了分众收入的同时,还大幅度提高了竞争对手投放广告的成本。

      分众在商务写字楼的投放力度一直很大,往往忽视了;社区电梯,新潮依赖“社区媒体”的经营理念,聚焦居民社区,抢占了各大城市小区电梯间,硬生生在分众的强势包围下从中突围。等分众后知后觉时,已悔之晚矣。

      分众发展了16年,覆盖了150个城市的150万个终端。新潮近两三年就在全国一百多个城市,拥有了近70万部电梯电视,每天覆盖两亿人群,扩张速度惊人。

      上个月“企业独角兽榜发布”,新潮传媒位于榜单第65位与蚂蚁金服、字节跳动、滴滴出行等全球知名科技企业共同上榜。有媒体发出感慨道面对新潮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分众掌门人江南春竟然还有心思到处演讲、拿奖。

      2019年的业绩如此惨淡,分众要想在明年好一点并不容易,尤其取决于明年分众与新潮的扩张策略。

      如果分众不想看到新潮以低价继续抢夺市场份额,所能采取的策略着实不多。其一,像慕容复一样“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去打压新潮;其二分众选择收缩战场,优化自己的点位,新潮就可以继续扩张,增加市场份额。

      更何况新潮目前还未上市,不用像分众那样顾及短期内的财务亏损,大可以疯狂烧钱买物业电梯点位,抢占市场份额,做好经营数据,提升估值。

      去年分众获得了阿里150亿人民币的融资,成为分众的第二大股东,线下传媒龙头与电商巨无霸强强联合。

      人们用两全其美来形容这次合作:阿里看中了分众梯媒老大的地位,为自己“新零售”版图在线下引流,但身为行业老二的新潮发展之迅猛,已成分众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虽然目前和分众相比还有一定距离,届时阿里又会选择扶持谁哪个,谁又说得清呢。

      有意思的是,在新潮股东名单中,有一个叫杭州圆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而它的大股东是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马云控股80%,恰好阿里也是分众的股东。好一出左手打右手的戏码,你说巧不巧?

      在新经济兴起的当下,几乎每个稍微有点名头的公司都曾经拜过江南春的码头以寻求帮助,事后他们大多竖起大拇指说:老江活儿好。

      江南春的绝活儿就是写广告,他有句名言“线上广告叫伟哥,线下是六味地黄丸”。

      2015年5月,中国一二线城市的电梯里面,一夜之间出现了一句魔鬼式的洗脑广告语,王祖蓝化身外卖小哥,一句又一句的大喊“饿了别叫妈,叫饿了么”,表情夸张,动作滑稽。

      这句广告语两个月里在全国25个城市的电梯间霸屏,虽然在当时批评之声迭起,但效果却是立竿见影。

      8月,王祖蓝那句声嘶力竭的“饿了别叫妈,叫饿了么”还没有停止,“瓜子二手车直卖网,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又在各大城市的电梯间循环播放。

      此后几年,找江南春的公司络绎不绝,尤其是每当企业在迅速扩张冲刺IPO时,他更是香饽饽。

      就算行业里的死对头在分众眼里也能通吃:无论是外卖界的饿了么与美团,亦或二手车的瓜子、人人车、优信,还是电商的阿里与京东。

      江南春曾说古代高人都是在山洞里修练,没有尘世间的诱惑。要想修练出一个品牌,必须在我电梯里打广告,因为电梯里没有手机信号,你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

      线上广告虽然是伟哥,见效快,可解一时之需,但用多了还是会伤身。这种抢占用户心智的行为,虽然短时间内让客户得到高强度曝光,但是在电梯封闭空间里面通过一句又一句重复的广告词,也让人不胜其烦。

      瓜子二手车因为“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创办一年、成交量就已遥遥领先”的广告语被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分局认定为虚假宣传,罚款1250万元。

      比如曾经boss直聘通过分众传媒在电梯里面投放广告,那句“找工作就找老板谈”的广告词被人民日报指责内容低俗。

      江南春在大学时代曾经是一名校园诗人,但是骨子里面都透露着精明。一个只对钱感兴趣江南春又怎么会甘心当个“穷苦”的诗人。

      江南春的口才了得,在大二时竞选学生会主席,就是唯一一个脱稿演讲的候选人。为了赢得竞选,他挨个儿请各院的学生会主席吃饭。

      最终竞选那天一共162个投票席位,江南春赢得了159票,顺利当选学生会主席,但是却欠下了160元的外债。

      为了还清那160元,毫无经验的江南春走进了上海汇联商厦,说服了客户,拿到了1500元广告设计费。

      尝到甜头的江南春在大三成立了“永怡传播”。到1995年,拥有大量客户资源和出众才华的江南春在广告行业如鱼得水。在IDG等大客户的加持下,成为了上海IT领域最大的广告代理商,IT广告收入也位居全上海第一。

      可好景不长,盛大网络的崛起给他带来巨大冲击。盛大网络光凭借着“传奇”一个月的利润,就比江南春一年的利润还要多。对陈天桥“羡慕、嫉妒恨”的江南春下定决心一定要做IT。

      一心想转行IT的江南春选择去找王石,告诉他自己想要去做电梯液晶屏广告业务,王石一听江南春的想法就不靠谱,劝他找点其他事儿做。

      那段时间,永怡传播因为互联网公司业务的增加,收入疯涨。好景不长,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江南春的永怡几乎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互联网客户。

      此时,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正如火如荼展开,到处都在盖高楼,电梯在生活中的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绝大部分人开始在生活和工作中频繁接触电梯。

      一次江南春去徐家汇太平洋百货办事,就在等电梯的时候,他注意到周围的人都在盯着电梯门上贴着的广告,就是那么一瞬间他有了要创办梯媒的想法。

      江南春说干就干,成立了“分众传媒”,开启了自己的梯媒之路。很快江南春就花光了他前几年的积蓄,一时间心急如焚,只得每天不吃不喝的在外面跑业务。

      在上海兆丰世贸大厦,分众与软银中国正好在同一层办公。也许是江南春太过焦虑喝水较多,那段时间经常往厕所跑。

      有一天他上卫生间时碰到了同层办公的软银中国总部负责人余蔚。余蔚见他愁容满面便顺势和他聊了一会儿,仅一小会儿,江南春就得到了软银中国4000万美元的融资。有软银打头阵,鼎辉、高盛也闻风而来。

      时至今日都还会有人说,如果你和投资机构恰好在同一层,恰好又在为资金的事情焦头烂额的时候,这时候应该多去上上厕所,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暴风影音的冯鑫说江南春就是中国广告界的珠穆朗玛,十分佩服他对事业的专注。江南春的确是个工作狂,不过爱工作只是表象,内因还是江南春喜欢赚钱的感觉。

      他说自己是钱的奴隶,赚钱这件事情深入到他血液当中。对于花钱,江南春却提不起兴趣:我用钱没动力,赚钱有快感,我有一天就死在挣钱的路上就好了。

      那个时候的江南春一言不合就买买买,聚众、好耶、玺诚传媒等,这些公司两年内先后被分众收入囊中。

      通过不断的并购来抬高股,2007年分众一度高达每股65美元,甚至打算吞下新浪,还声称自己是仅次于央视和上海文广的传媒集团的传媒界老三。

      却不甘心于当老三,仿佛被下了降头一样自负的认为总有一天会干掉老大和老二,自己坐传媒界的头把交椅。

      夜路走多了总会撞见鬼,谁又会想到高调自负的江南春瞬间成了“全民公敌”,甚至差点失去他一手创办的分众传媒。

      2008年的“3•15”晚会上,央视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揭露了手机垃圾营销短信的制造和流传内幕,分众无线发送大量垃圾短信被曝光。此后,分众股价两日内大幅缩水超过30%。

      后来,分众传媒在美国被著名做空机构浑水质疑财务造假,股价暴跌90%,被美国证监会罚款了五千多万美元。

      分众出了事情,成为国际友人的江南春特别想回到祖国的怀抱,打算资本报国,回国上市。在美退市之时分众的市值仅为35.5亿美元,耗费几十亿美元,才从美国市场退出。

      退市后,江南春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商业布局,在中兴基金、南方基金、东方红基金等资本的推动下终于在2015年借壳七喜控股回归A股市场。

      回国之后,带着“海归”的光环,市值一度超过2500亿人民币。这一退一进之间,分众估值暴涨了10倍,而江南春本人的财富也经由A股市场重估获得了333.7%的增长。

      虽然分众退市的时候,股民亏死了,不过江南春赚钱的梦想倒是实现了,参与私有化的股东们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2013年分众传媒私有化价格为35.5亿美元,2015年回归A股市值最高点超过了2000亿元,两年赚了10倍。就算是现在分众的市值遭到了腰斩,股东也是不亏的。

      如今提到当年分众私有化,不少人都为分众从美股退市感到惋惜,心疼江南春的遭遇。其实江南春用不着别人心疼,真正该心疼的是那些在分众重回A股当了接盘侠的股民们,此时浑身散发出浓浓的韭花香。

      虽然江南春说过赚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只有赚钱才可以让他感受到快乐。但他也说过计划在35岁离开公司去写剧本拍电影。

      曾经江南春被誉为“中国新经济的推手”,绝大部分白领对互联网经济的认知来源于分众,可现在分众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颇有点“落难王子”的感觉。

      现在分众又跨界玩起了投资,先后布局了娱乐、体育、互联网领域,期待可以从别处突围。

          现金网,澳门现金,澳门现金网
    
    澳门现金网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宁ICP备15001020号-1 电话:0731-85462505
    地址:长沙市岳麓区银杉路31号绿地中央广场6栋33F
    邮编:410013
    现金网,澳门现金,澳门现金网
    网站地图